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史學資料
史學資料

粟特人在洛陽的“唐漂”生活
發表時間:2019-06-26 閱讀數:627【

  

  三彩雞

  武則天執政時期,以洛陽為“神都”,廣修宮苑、鑿窟禮佛,對外來文化實行開放包容政策。東都洛陽經濟繁榮,文化昌盛,萬國來使,成為東方世界的中心。以安菩夫婦為代表的粟特人,不遠萬里來到大唐,過上了有滋有味的“唐漂”生活。

  近期將在烏茲別克斯坦開展的“夢回布哈拉——唐定遠將軍安菩夫婦墓出土文物特展”,不僅會展現安菩的傳奇人生,也將從側面表現粟特人在洛陽的生活軌跡。

  1 一位來自安國的“唐漂”

  粟特人,本土位于中亞阿姆河和錫爾河之間的澤拉夫珊河流域,主要范圍在今烏茲別克斯坦境內。他們在中國史籍中被稱為昭武九姓、九姓胡、雜種胡、粟特胡等。

  安姓是粟特民族昭武九姓之一。安菩,來自西域安國,即今天的烏茲別克斯坦布哈拉一帶。公元630年,他隨父親歸順大唐,開始了“唐漂”生涯,因驍勇善戰被封為定遠將軍。

  據墓志記載,安菩的夫人何氏,與安菩同為粟特人,其父亦受封為大唐將軍。武則天稱帝期間,安菩之子安金藏當上了宮廷的御用樂工,攜母何氏隨皇室由長安移居洛陽惠和坊,這在史料中有濃墨重彩的記載。

  穿越千年的風雨,安菩的傳奇故事因一座墓葬的發現而揭開面紗。借助出土的墓志、三彩器等大量隨葬品,我們似乎看到了一位跋涉萬里來到大唐建功立業的粟特人的一生。

  

  三彩牽駝俑

  2 居住在神都洛陽的粟特人

  “胡音胡騎與胡妝,五十年來競紛泊。”唐代大詩人元稹的這句詩,對東都洛陽城的異域文化進行了生動描述。

  受商業利益驅使及粟特地區的動亂和戰爭等影響,從東漢時期直至隋唐,粟特人往來活躍在絲綢之路上,以擅長經商聞名于歐亞大陸,有的干脆移居中國,不再返回。

  “20世紀以來,洛陽出土了大量唐代粟特人墓志及相關石刻資料。資料表明,唐代洛陽居住著數量相當多的粟特人,多數是前代進入洛陽的粟特人后裔及唐代進入洛陽的粟特人。”洛陽師范學院歷史學教授毛陽光介紹。

  居洛粟特人的身份多為商賈、奴仆及效力朝廷的藩臣,他們分散居住在神都洛陽的里坊之中,其中以毗鄰洛陽貿易區“南市”的思順坊、福善坊居多。

  《唐兩京城訪考》記載,洛陽惠和坊,有安修仁宅園。安修仁是粟特安國后裔,從北魏以來,該家族一直任涼州薩寶(商團首領)。唐初,該家族幫助唐朝消滅涼州李軌勢力,得到朝廷重用。安修仁任左武侯大將軍,居于洛陽。安菩的妻子何氏和兒子安金藏也住在惠和坊。

  

  瑞獸葡萄紋銅鏡

  3 多元文化交流互融

  毛陽光介紹,1999年4月出土于孟津縣平樂鎮劉坡村的《大唐故安府君史夫人墓志銘并序》墓志表明,墓主人安思溫沒有做過官,但已經具有較高的漢族傳統文化修養,擅長隸書與篆書,是一名漢化程度很高的粟特人后裔。

  “唐代許多粟特人的后裔歷經數代之后,雖然還保持著相互通婚的習慣,但由于深受漢族文化的濡染,或許在外貌上他們還具有胡人的形貌特征,在文化上他們已經和漢人沒有什么區別了。”毛陽光說。

  唐代粟特人中既有粟特貴族的后裔,也有中下級官吏和普通百姓。他們或者參與唐朝的征戰,或者出任地方官職,或者浸淫于漢文化而快意人生,已經融入到漢族社會中。

  著胡裝、食胡食、奏胡樂、跳胡舞,粟特人的到來對洛陽的城市風氣產生了一定影響;同時,粟特人也開始接受漢族的生活方式,在道德價值觀念、婚姻、喪葬習俗等方面出現了明顯的對漢文化的認同,還有不少開始信仰已經中國化的佛教。

  “這種雙向互動,促進了中西文化交流碰撞和民族融合,為中華文化的傳承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。”毛陽光說。(洛陽日報記者 常書香 通訊員 黃超 文/圖)
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分享到QQ空間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 漢墓壁畫中的山:真山假山 看法..

熱門文章
中超足球比分赌场名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