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 史學資料
史學資料

龍門南溪富貴花——李德裕與《牡丹賦》
發表時間:2019-04-24 閱讀數:442【

  

  富貴花開 常麗霞畫

  龍門南溪,是伊河的一條支流。因為唐朝宰相李德裕在這里建立平泉山莊,種植花卉,這條河又名平泉河。龍門南溪是洛陽牡丹最早的種植區域之一,李德裕在此寫下了傳世名篇《牡丹賦》。

  1 南溪上游平泉莊

  《舊唐書·李德裕傳》云:“東都于伊闕南置平泉別墅,清流翠篠,樹石幽奇。初未仕時,講學其中。及從官藩服,出將入相,三十年不復重游,而題寄歌詩,皆銘之于石。今有《花木記》《歌詩篇錄》二石存焉。”唐代《劇談錄》云:“李德裕東都平泉莊,去洛城三十里,卉木臺榭,若造仙府。”

  李德裕入仕的時間,是唐憲宗元和十一年(公元816年),時年三十歲。平泉山莊的建立,是在此之前,是他讀書講學之處。李德裕幼有壯志,苦心力學,尤精《漢書》《左氏春秋》。

  平泉莊在伊闕南,即龍門南,距洛陽城三十里。李德裕的下屬裴潾《前相國贊皇公早葺平泉山居,暫還憩,旋起赴》的組詩,描述平泉莊的地貌是:“南溪回舟,西嶺望竦。水遠如空,山微似巃。二室峰連,四山駢聳。五女乍欹,玉華獨踴。云翔日耀,如戴如拱。”

  “南溪回舟”等詩句,說明平泉莊在南溪上游的群山之中。其遺址,在伊闕西南八里的梁樹溝一帶。這里崗阜逶逶,澗壑流泉,起伏的山嶺有十二個峰,都是土丘。其溝、澗、潭、溪都經過了人工疏鑿砌筑。

  平泉山谷走向由西向東,南溪流過這條山谷,在伊闕南口注入由南向北的伊水。而在平泉山莊處,南溪由西南流向東北,轉彎處則是南北走向,故平泉山莊的山居建筑布置在南溪的西側。

  平泉山莊有菰園、芽園、桑園、梨園、竹園、藥園等,是一個自然經濟的莊園。奇石和珍木之多,是平泉山莊最為顯著的特點。李德裕寫了不少題詠和懷念這些珍木、奇石的詩,又特寫了《平泉山居草木記》。

  白居易等名士常到平泉山莊游覽。白居易《醉游平泉》曰:“狂歌箕踞酒尊前,眼不看人面向天。洛客最閑唯有我,一年四度到平泉。”還有《冬日平泉路晚歸》:“山路難行日易斜,煙村霜樹欲棲鴉。夜歸不到應閑事,熱飲三杯即是家。”

  2 南溪牡丹迎主人

  南溪一帶,在唐代屬于子平里,它的得名與孟詵有關。孟詵是武則天時期相王李旦的侍讀,他致仕后,居住在南溪,種植草藥,包括牡丹和芍藥,濟世救人。河南府尹畢構認為孟詵的高風亮節可與東漢有名的隱士向長(字子平)相媲美,遂將孟詵居住的村莊及附近地區命名為“子平里”。南溪,從此又稱為“子平河”,或“平泉河”。

  幾十年后,李德裕在子平里的子平村附近建立了平泉山莊,他在《近于伊川卜山居將命者畫圖而至欣然有感》中說:“欲追綿上隱,況近子平村。”他的《思山居一十首·憶村中老人春酒(有劉、楊二叟善釀)》云:“二叟茅茨下,清晨飲濁醪。雨殘紅芍藥,風落紫櫻桃。巢燕銜泥疾,檐蟲掛網高。閑思春谷事,轉覺宦途勞。”這里提到的村莊就是子平村。

  唐文宗開成元年(公元836年),李德裕短期曾任太子賓客分司東都,住在平泉山莊。開成四年,唐武宗即位,詔當時任淮南節度使的李德裕為宰相,李德裕入朝路過洛陽,曾在平泉山莊小住。詩人劉禹錫《和李相公初歸平泉過龍門南嶺遙望山居即事》云:“暫別明庭去,初隨優詔還。曾為鵬鳥賦,喜過鑿龍山。新墅煙火起,野程泉石間。巖廊人望在,只得片時閑。”

  會昌六年(公元846年)三月,唐武宗病故,唐宣宗即位。九月,李德裕被貶為東都留守,在平泉莊居住。

  南溪一帶,從武則天時代開始廣種牡丹,李德裕在平泉山莊又種了不少牡丹珍品,使這里成為重要的牡丹觀賞區。自從李德裕入仕后,他三十年無緣南溪花季。這次回洛陽任職,他遇到了南溪花開。

  3 花枝盡合向南開

  大中元年(公元847年)春,南溪牡丹盛開,李德裕在平泉山莊揮筆寫下了《牡丹賦》。

  《牡丹賦》開篇說:“青陽既暮,鹖鴠已鳴。念蘭若之方歇,嘆桃李之陰成。惟翠華之艷爍,傾百卉之光英。”意思是,暮春時節,寒號鳥開始鳴叫。蘭草、杜若花落,桃李成蔭,只有牡丹艷爍壓倒群芳。

  接著,《牡丹賦》用華美的文字,寫了牡丹的花開、花盛、花落:“其始也,碧海霄澄,驪珠躍出。深波曉霽,丹萍吐實。煥神龍之銜燭,皎若木之并日。其盛也,若紫芝連葉,鴛雛比翼。奪珠樹之鮮輝,掩非煙之奇色。攸忽摛錦,紛葩似織。其落也,明艷未褫,紅前如脫。朱草柯折,珊瑚枝碎。霞既皪而轉妍,紅欲消而猶公式。”

  《牡丹賦》極寫牡丹之美:“觀其露彩猶泫,日華初照。煜其晨葩,情若微笑。色雖美而自艷,類河濱之窈窕。逮乎的皪含景,離披向風。鉛華春而思蕩,蘭澤晚而光融。情放縱以自得,凝若煥之冶容。”

  最后,《牡丹賦》寫到,牡丹雖然花期短,但年年都會開放,人們雖然壽命長,但還是無法與牡丹相比。“有百歲之芳叢,無昔日之通侯”,世間有百年的園林花木,卻沒有永遠的王侯將相,與其感嘆牡丹一時的凋零,還不如忘掉憂愁。

  李德裕準備在平泉山莊度過余生,《牡丹賦》表達了這種思想。但是朝中奸黨是不會放過他的。當年秋,李德裕被貶為太子少保分司東都,不久又被貶為潮州司戶。大中二年(公元848年)正月,李德裕自洛陽由水路南行,趕赴潮州。當年九月,到達潮州不久,又被貶為崖州司戶。次年十二月,李德裕卒于崖州。

  李德裕執政時,疾惡朝中朋黨,獎拔孤立無援的寒素之士,故士人對他頗有好感。當李德裕謫貶崖州的消息傳開,不少士人吟詩作賦,致有“八百孤寒齊下淚,一時南望李崖州”的詩句,表現了士人對他的懷念之情。

  年輕詩人汪遵在牡丹花開的季節,到平泉山莊游覽,寫下《題李太尉平泉莊》:“水泉花木好高眠,嵩少縱橫滿目前。惆悵人間不平事,今朝身在海南邊。”詩人羅鄴寫下《嘆平泉(一作傷平泉莊)》:“生前幾到此亭臺,尋嘆投荒去不回。若遣春風會人意,花枝盡合向南開。” (鄭貞富)

】【打印繁體】【關閉】 【返回頂部
分享到QQ空間
分享到: 
上一篇 漢墓壁畫中的山:真山假山 看法.. 下一篇蘇代巧打“時間差”

熱門文章
中超足球比分赌场名字